安全

一張照片,幾秒get你的所有信息!這個APP的人臉識別數據庫遠超FBI

大數據文摘出品 作者:牛婉楊

一張照片,不用正臉,就能人肉出你的姓名、住址、聯系方式,這不是聳人聽聞,在美國,這件事正在真實發生。

18日,《紐約時報》報道稱,一家AI初創公司Clearview通過自己的APP,從Facebook、Venmo、YouTube和其他網站上收集并創建了擁有30億張圖片的超大容量數據庫,比FBI多得多。

沒錯,和你的大膽猜想一樣,Clearview正在協助FBI在內的數百家美國執法機構用面部識別技術抓捕罪犯。

繼FBI占據DNA庫之后,又擁有了強大的面部識別技術。

Clearview有多強?從不為人知到被執法機構認可

2016年,創始人Hoan Ton-That對人工智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著手研究面部識別工具,也就是今天Clearview產品的雛形。

2019年年初,Clearview開始向一些執法機構推廣。Clearview最有效的銷售方式就是“30天免費試用”大法,然后鼓勵警察們購買使用。

19年2月,印第安納州警察就對Clearview的軟件進行試驗。通過使用該應用程序,20分鐘內便解決了一起打架斗毆事件:通過一位圍觀群眾拍攝的視頻找到了包含犯罪嫌疑人的社交平臺視頻。

多虧Clearview這款程序才迅速破案,當時印第安納州的警長Chuck Cohen表示,“他沒有駕照,成年后也沒有被逮捕,所以他不在政府的數據庫中。”

19年7月,新澤西州克利夫頓的一名偵探在一封電子郵件中敦促他的boss購買這款軟件,因為它“能夠在幾秒鐘內識別出嫌疑人”。

佛羅里達州蓋恩斯維爾的Nick Ferrara偵探,他表示已使用Clearview的應用程序抓捕了數十名嫌疑犯。

Clearview的數據庫不僅遠超過FBI,而且無需注視攝像頭,也能得出結果。(雖然下面這張圖,是該公司推銷自己之時給執法部門看的。)

2019年底,Clearview才被公眾所知。據《紐約時報》,截至目前已有600多家執法機構和一些私人保安公司正在使用這款軟件。

據該公司和政府官員表示,FBI和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在內的聯邦執法部門也正在嘗試,甚至是加拿大的一些執法部門。

用來執法是好事,但隱私問題細思極恐

19年8月,在Clearview提供給潛在客戶的一份備忘錄中寫道,“在出于既定目的使用Clearview時,不違反聯邦憲法或相關的現行州生物特征和隱私法。”

創始人Ton-That表示:

  1. 他的公司僅使用公開可用的圖片。“如果你在Facebook中更改隱私設置,以使搜索引擎無法鏈接到您的個人資料,則你的Facebook照片不會被納入數據庫中。”
  2. 如果你的個人資料已被抓取,那就為時已晚。該公司將保留所有已抓取的圖像,即使以后有可能被刪除。
  3. Clearview公司正在開發一種工具,該工具可以根據人們的要求從圖像庫中刪除自己的照片。

波士頓東北大學,法律和計算機科學教授Woodrow Hartzog認為,美國應禁止面部識別。Hartzog說,“我們依靠行業的努力進行自我監督,不接受這種有風險的技術,但現在這些’大壩‘正在破裂,因為有太多的錢可以拿出來投資。我不認為未來面部識別技術對我們更有利,為了使身邊的‘監控’減少,唯一方法就是禁止它。”

創始人為何方神圣?

Clearview創始人Hoan Ton-That

31歲的Ton-That距離硅谷很遠,出生于澳大利亞,在越南長大。2007年,他輟學搬到了舊金山。他一直很看好社交媒體應用市場,但是他的早期創業項目一直不溫不火。
2009年,Ton-That創建了一個網站,使人們可以與即時通訊工具中的所有聯系人共享視頻鏈接。后來被貼上“網絡釣魚詐騙”的標簽,不得不將其關閉。
2015年他再次創業,又失敗了。
Ton-That沮喪不已,于2016年移居紐約。他又重新嘗試找出科技領域的下一個風口。他開始閱讀有關人工智能中,圖像識別和機器學習的論文。
之后他在讀書會結識Schwartz,二人一拍即合,很快決定一起從事面部識別業務:Ton-That負責開發應用程序,Schwartz則發揮人脈優勢來激發商業興趣。
于是,就有了發展到現在的Clearview。

解決隱私問題刻不容緩

日前,國家計算機病毒應急處理中心近期在“凈網2020”專項行動中通過互聯網監測發現,24款違法、違規有害移動應用存在隱私不合規行為,違反《網絡安全法》相關規定,涉嫌超范圍采集個人隱私信息。

對手機APP來說,最熱衷的就是獲取位置和聯系人信息。《APP個人信息泄露情況調查報告》顯示,讀取位置信息權限和訪問聯系人權限是安裝和使用手機APP時遇到情況最多的,分別占86.8%和62.3%。受訪者被要求讀取通話記錄權限(47.5%)、讀取短信記錄權限(39.3%)、打開攝像頭權限(39.3%)、話筒錄音權限(24.6%)的比例也相對較高。

還是要閱讀應用權限和用戶協議或隱私政策。只不過在一些軟件不授權就無法使用的前提下,仔細閱讀的意義可能并不大。

所以,如今的大數據時代下,面對嚴重的數據泄漏,我們還能解決隱私問題嗎?

馬云曾說:“隱私問題是數據時代必須要跨過的一個坎,汽車剛造出來的時候,所有人擔心的是會軋死多少人。銀行才成立的時候,誰會把錢存在銀行里,放在枕頭底下更安全。但是近百年發現,銀行能夠處理這些問題,所以我自己覺得是表示樂觀,我對未來相當樂觀,因為我解決不了的問題不等于別人解決不了,你解決不了的問題不等于別人解決不了,一定會有人解決這個問題!”

相關報道:

https://www.nytimes.com/2020/01/18/technology/clearview-privacy-facial-recognition.html

我還沒有學會寫個人說明!

云數據庫用戶滿意度第一,華為云如何成為企業級云數據庫首選?

上一篇

愛奇藝大數據實時分析平臺的建設與實踐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歡

一張照片,幾秒get你的所有信息!這個APP的人臉識別數據庫遠超FBI

長按儲存圖像,分享給朋友

ITPUB 每周精要將以郵件的形式發放至您的郵箱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大丰收注册
湖北天门麻将一赖规则 东北麻将转转麻将下载安装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 广盈宝配资 杠杆炒股有哪些推荐 山西大唐麻将免费下载 白城麻将手机版下载 双色球开奖结果图 篮球188比分直播 炒股软件平台 浙江快乐彩微信 星悦浙江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网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 韩国篮球比分 游戏下载捕鱼大亨